国企“一言堂”问题迭出

国企“一言堂”问题迭出

时间:2015-8-30 作者:好钢钢铁 分享到:

现年64岁的邓崎琳在武钢工作近40年,其中作为一把手长达十年半时间,投资决策和选人用人基本上是他一言堂,消息称其亲属围绕武钢经商办企业

国企“一言堂”问题迭出

原图资料图: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 CFP

【财新网】(见习记者 崔先康 记者 鲁晓曦)中央纪委监察部8月29日傍晚发布消息称,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下称武钢)两个多月前刚刚退休的原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武钢是三大钢铁央企之一,现年64岁的邓崎琳,自1975年10月从武汉钢铁学院冶金专业毕业进入武汉钢铁厂,在武钢工作近40年,其中作为一把手长达十年半时间(2004年12月-2013年7月任武钢总经理,2013年7月-2015年6月武钢设立董事会后任董事长)。有武钢内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邓崎琳为人强势,在武钢几乎一言九鼎,投资决策和人事任命基本上是他一言堂。邓崎琳的落马,与之前被调查的原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等类似,再次引起人们对国企掌门人长期大权在握、不受制约,容易滋生腐败问题的拷问。

2015年2月28日至4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进行了专项巡视,武钢的内部腐败问题开始暴露;3月21日晚,中纪委网站通报了武钢一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涉及多名二级部门和公司的负责人;4月,武钢副总经理孙文东因涉嫌受贿被刑拘。

6月2日,武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宣布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武钢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免去邓崎琳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到龄退出领导班子,原武钢总经理马国强接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一职。马国强比邓崎琳小一轮,现年52岁,曾任宝钢股份总经理,长期掌管宝钢集团财务事务和金融、投资领域。2013年7月时,国务院国资委在武钢成立董事会,分设董事长和总经理,将决策权和执行权分开,自2004年担任武钢总经理的邓崎琳转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马国强从宝钢“空降”武钢担任集团总经理。

邓崎琳退休一周后,6月10日,中央巡视组向武钢反馈巡视情况,武钢存在多项问题:选人用人不讲规矩,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部分干部“带病提拔”,影响恶劣;以“钢”谋私,大肆敛财,有的领导人员违规插手武钢工程项目,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围绕武钢经商办企业;违规决策,管理混乱,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采购环节制度缺失、管理混乱,存在利益输送、蚕食企业的腐败问题;重大项目违规决策,一些项目没有经过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即组织实施;部分工程项目招标不规范,存在暗箱操作、内定投标单位等问题。并提及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人员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有武钢内部人士称,中央巡视组巡视之前,对邓崎琳的举报就不少;在反馈巡视意见前让邓崎琳退休,邓也由此一直没有露面,当时武钢内部就盛传他要出问题。知情人士特别提及,邓崎琳执掌武钢十年以上,还担任多年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和会长,但业内口碑不佳,“他出事,业内没有听到什么人说可惜的”。

知情人士透露,邓崎琳被举报的经济问题之一,就是中央巡视组所说的“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围绕武钢经商办企业”,“采购环节制度缺失、管理混乱,存在利益输送、蚕食企业的腐败问题”。他进一步透露,“邓的亲属成立了一个贸易公司,拿下了武钢与境外矿山签下的一部分长协矿石,然后再加价卖给武钢,每吨加价十几美金,获利数额巨大”。

邓崎琳的管理风格也颇受争议。其为人强势,在武钢几乎一言九鼎,投资决策和人事任命基本上是他一言堂,但他力主的海外收购如今举步维艰。

《财新周刊》之前曾报道,武钢是中国在海外收获权益矿多的钢厂。2011年前的“两会”期间,武钢董事长邓崎琳和媒体谈得多的就是武钢利用金融危机弯道超车,在海外开发铁矿石资源。邓崎琳曾信心满满,称三至五年开发好了以后,武钢铁矿石完全可以自给,不需要再从国外矿山购买铁矿石。但情况并未契合邓崎琳想象,随着铁矿价格的持续走低,武钢海外铁矿项目陷入危机。之前已经投产且各方面条件较好的巴西MMX矿宣布破产,寄予厚望的加拿大Bloomlake铁矿也已停产,目前仅剩早期投资的澳大利亚威拉拉铁矿石和利比里亚的邦矿在正常运行,更多的海外矿产则处于勘探或探矿阶段(参见财新网《武钢海外铁矿能否自救》)。

武钢内部反映较大的还有邓崎琳作为一把手任人唯亲,“带坏了整个集团干部队伍的风气”。2015年4月,武钢副总经理孙文东因涉嫌受贿被刑拘,知情人士称,孙文东经营业绩并不好,内部早就有很多对他贪腐的说法,但因为受邓崎琳赏识,仍然“带病”提升。而根据3月底中纪委网站通报的武钢8例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例,也包括了武钢资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颜钦武亲属在其管辖企业承接工程、武钢运输部党委书记程奇志公款旅游等一系列收受礼金、公款送礼、公款旅游、公款吃喝等问题。

中纪委人士多次表示,今年中央的巡视重点是国企,要加大对国有企业的巡视力度,探索分行业、分领域开展专项巡视,实现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巡视全覆盖。从7月13日到8月2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五篇“推动国有企业从严治党”系列评论,第一篇文章《全面从严治党 国企尤为紧迫》即开宗明义地指出,巡视发现,有的企业搞“一言堂”、“家天下”,权力寻租、以权谋私问题严重,亲属子女围着企业转,靠山吃山、损公肥私;以改革为名,打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旗号,贱卖贵买、予取予求,侵吞国有资产如探囊取物,“更为严重的是,利用掌握的国有资源,搞团团伙伙、利益输送,围猎领导干部”。

今年,中央巡视组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采取“一托二”的形式,即一个巡视组巡视两家单位,巡视效率大大提升。但如何在国企中形成对权力尤其是一把手权力的有效监督和制衡,企业自身治理结构的改革更为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