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崎琳被调查副手此前已落马

邓崎琳被调查副手此前已落马

时间:2015-8-30 作者:好钢钢铁 分享到:

邓崎琳被调查副手此前已落马

卸任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董事长、党委书记两个月之后,邓崎琳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1975年,邓崎琳从武汉钢铁学院冶金专业毕业后,就进入了武钢炼钢厂担任工艺技术员。此后整整40年的时间里,邓崎琳再未离开武钢。
耕耘武钢40年,曾是前任精心培养的接班人
武钢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于1955年开始建设,1958年9月13日建成投产,是中央和国务院国资委直管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本部厂区座落在湖北省武汉市东郊、长江南岸。
这里就是邓崎琳耀眼职业生涯的舞台。
公开简历显示,邓崎琳出生于1951年11月,湖南人,197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10月参加工作。作为上世纪70年代中期进入武钢的技术人员,邓崎琳历任技术员、冶炼工长、总工长、炼钢车间副主任、主任、生产科科长、副厂长。并于1987年晋升为工程师。
1986年,邓崎琳出任武钢第二炼钢厂厂长的职位,开始了自己独当一面的工作生涯。
1992年4月,邓崎琳出任武钢集团公司生产部部长,正式进入武钢集团高级管理层,3个月后就升任总经理助理。在助理的位置上辅佐总经理3年之后,邓崎琳上任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并于1999年4月跻身武钢集团公司党委常委。
2004年12月到2005年1月,这个冬天对于邓崎琳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不仅于2004年12月出任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而且还于次年1月出任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成为中国钢铁行业举足轻重的人物。
2005年,武钢实现与鄂钢、柳钢的联合重组,武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钢股份”)股权分置改革成功,邓崎琳成为新公司的领导人之一。也就是在这一年,邓崎琳开始正式掌舵武钢。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武钢换帅在当时引起了业界足够的关注。《第一财经日报》就刊发了文章《武钢换帅:邓崎琳接手刘本仁》。
据上述《第一财经日报》文章介绍,2004年12月30日下午,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在武钢(集团)公司干部大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定:免去62岁的刘本仁同志武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职务,由武钢(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邓崎琳接任。
接棒武钢,当时业内与观察人士都认为邓崎琳是众望所归的人物。他在钢铁工业生产与管理方面积累了32年的经验,曾获湖北省劳动模范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第一、二、三届董事会董事。
《第一财经日报》的文章里这样写道:熟悉武钢的人认为,从曾经的总经理助理再到副总,很明显可看出来邓是刘精心培养出来的接班人。这诸多迹象也表明,邓崎琳接班是意料中的事。
对于邓崎琳履新时的口碑,《第一财经日报》的文章留下了这样的记录:据曾与邓崎琳在武钢第二炼钢厂共事过的人士介绍,邓为人较为谦虚随和,和刘本仁的脾气有点相像。12月30日才宣布为老总,31日晚他就前往炼铁厂慰问在元旦期间仍坚守岗位的工人。武钢人对换帅表现得很平静。一位在武钢工作了多年的职工说:“虽然我对新领导不太了解,但他(指邓崎琳)曾经做过总经理助理,相信他比谁都更了解‘质量’和‘工人’两个字。”
刘本仁给邓崎琳留下的是一个处于上升期的武钢。
据《第一财经日报》披露,从1993年到2004年的12年间,刘本仁一手创造了武钢以质取胜的发展道路。新日铁(日本大的钢铁集团,世界排名第二,年产能超过3000万吨)一位人士提供了刘在日本研修期间的信息。他说:“和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的许多博士一样,刘是个疯狂追求技术的人,他在这边的勤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偷拳。”
然而,世事如棋局局新。
国资委批准武汉钢铁集团与鄂城钢铁集团联合重组方案之后,邓崎琳面临的形势已经与刘本仁不同。就在他接班的第五天,2005年1月3日,武钢正式证实,重组鄂钢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只等挂牌。
《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引述武钢新闻处的数据显示,武钢将在2007年达到钢产量1400万吨,而目前武钢的产能还没有达到1000万吨。鄂钢目前的产能在300万吨,主要生产的是普通线材,属于市场供过于求的品种。鄂钢在2004年那么好的钢铁市场形势下居然只实现利润2000万元,比上年减少利润4.8亿元。而武钢2004年实现利润71亿元,利税100亿元。完成联合重组后,鄂城钢铁集团可以共享武汉钢铁集团的资金、技术优势和信息、营销平台,而武汉钢铁集团的综合生产能力也将进一步扩大。
武汉科技大学一位专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说,邓崎琳上台后面对的就是重组鄂钢,武钢将改变刘本仁时代以高技术求生存的发展模式,在未来应该会走技术和规模相结合的道路。此外,另有武钢内部人士透露,武钢在走海外市场的路子,海外上市一直是武钢筹集资金的梦想。2004年全年海外市场创收3.28亿美元,今后海外市场将逐渐成为它的工作重点。
武钢吞并鄂钢,这桩备受关注又备受争议的企业合并,为邓崎琳铺就了走上职业生涯高峰的地摊,或许也为整整10年之后他的晚节不保埋下了伏笔。
2008年,《当代经济》杂志刊出一名叫做邹平东的分析人士的文章《浅析鄂钢与武钢联合重组及发展》。这名来自湖北国资委的分析人士的结论是:鄂钢集团与武钢集团成功联合,企业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尤其是鄂钢自此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2009年2月19日上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09理事(扩大)会经报请国资委同意,经理事会选举通过,邓崎琳接替张晓刚任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这一天可以说是邓崎琳人生的有一个巅峰时刻。
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时刻的邓崎琳成功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据人民网报道,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开展主题为“十二五”时期国有企业发展和行业发展的网络访谈。出席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三位国有企业负责人,结合听取和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有关情况,与网民进行在线交流。邓崎琳即其中之一。
访谈中,法制网提问邓崎琳代表: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日前表示,中国央企高管薪酬实行半市场化管理,薪酬比同类岗位低很多,并表示需要的话,可以向社会公开。而对于央企高管薪酬,社会各界也有着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他们的薪酬太高了,与国际不符,应该限制。有人则认为,就应该按市场规律来办,现在的薪酬标准很合理。请问您如何看待关于国企高管高薪的争论呢?您觉得什么才是好的薪酬制度?
“我们中国央企高管的工资薪酬水平和同类岗位相比低得多,这是事实。”邓崎琳说,我一年税后工资是40多万,你会信吗?美国GE等大公司年薪是千万美金,民营企业就更不用说了。央企绝对不可能有这种高工资。这个矛盾怎么解决。个人的看法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和完善,随着企业职工的收入不断增加,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应该按经济规律走市场化、国际化的道路—“高管高薪”。
邓崎琳的这番表态当时引起了舆论的热议。
武汉钢铁集团公司3200立方米高炉夜景。 CFP 资料图2
武汉钢铁集团公司3200立方米高炉夜景。 CFP 资料图
今年4月,副手孙文东已落马
邓崎琳面临的真正困局,还不是舆论的争议,而是钢铁行业“寒冬”的到来。从2012年开始,我国钢铁行业长期处于过剩的市场及无处融资的难题之中,而且还将面对着环保考验的重压。连续2年,中国钢铁生产行业年销售利润率已不到3%。
从当时媒体的报道来看,中国钢铁行业的领军人物既有悲观的,也有乐观的。而邓崎琳显然属于乐观的一类。
2012年3月,邓崎琳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参加全国“两会”时,表达了自己的乐观。据中国钢铁协会网站披露,邓崎琳说,“十一五”以来,公司在自主创新、科技进步方面的经费投入是武钢历史上投入大、成效显著的五年,武钢以市场为导向的科技进步体系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多年来,公司不断制订有利于科技进步的好政策,营造“宽容失败,鼓励创新”的良好氛围,2005年以来,武钢每年科技投入力度逐年加大,投入比重逐年扩大,仅2011年,科技投入费用就达69.9亿元,相当于武钢总销售收入的3.21%,2005年到2010年这6年来,武钢申请专利的总数达到2021项,发明达到634项,相当于前20年的6.5倍,2011年武钢共申请专利703项,是去年的2.6倍。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面对钢材价格低谷,武钢如何看待未来钢铁行业发展形势”的问题时,邓崎琳冷静地答道,钢材价格低谷期不是一个短时期的事情,像武钢、宝钢这种大企业是不会崩盘的,在此情况下,一些品种质量不好、成本比较高的中小企业会关门,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钢铁行业调整是件好事,因为很多企业如果经受不住“寒冬”的考验就会被冻死,对于我们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乐观的心态还需要切实的手段配合。
2013年7月,邓崎琳出任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报告里,董事会报告直言:困境,盈利能力不强,调结构、稳质量工作亟需加强,市场化体制机制有待健全,等等。这些问题迫切需要在今后工作中切实加以改进。
这份董事会报告还提到,我国钢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瓶颈,是近30年高速发展积累起来的矛盾,3年或5年调控很难见效。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将面临深化内部改革与生产经营同时进行的复杂局面。公司作为武钢集团钢铁主业的核心企业,绝不能满足于仅仅守住微利底线,必须紧紧围绕提高销售利润率,以经营机制改革为突破口,激发创效活力。
可见,当时武钢股份已经提到了“微利底线”的说法。
2015年,钢铁行业的寒冬还在继续。《经济观察报》今年4月发文《钢的底:十年政策 几度轮回》。文章说,这是中国钢铁业困难的时期:市场低迷,亏损扩大,在刚刚过去的一季度,行业全面亏损;短期银行贷款仍在攀升,已经达到了9800多亿,在1.33万亿钢铁业银行贷款中占到了近74%,债务危机导致倒闭暗潮正在涌动;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公司也举步维艰,10年前在钢铁产业政策号召下进行的一起起兼并重组,似乎正无法阻挡地破裂;内部管理漏洞也开始暴露。2015年春天,整个钢铁行业内外交困。
就在这时,中央巡视组进驻武钢。
按照中央统一部署,2015年2月28日至4月30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进行了专项巡视。2015年4月13日晚,武钢股份突然发出公告宣布其副总经理孙文东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
上述《经济观察报》的报道引述知情人的说法,孙文东涉嫌的受贿罪发生在其担任武钢集团下属鄂钢公司总经理期间。2008年11月,孙文东从武钢国贸总经理位置上调任鄂钢总经理。
2013年年初,在鄂钢当了4年总经理的孙文东被武钢集团任命为武钢股份副总经理。此后,亏损增加、转型中止的鄂钢内部矛盾开始不断爆发。从孙文东离开鄂钢到2015年的两年间,武钢集团先后两次更换了鄂钢总经理。
2015年1月19日,时任武钢集团董事长邓崎琳在鄂钢召开干部大会,宣布集团公司对鄂钢领导人员进行调整,同时,提出了鄂钢转型发展、进行第二次创业的口号。
上述《经济观察报》的报道写道,正是这次会议,彻底激发了鄂钢内部的不满。被武钢兼并重组10年后,鄂钢迎来了可能“要全面关停钢铁生产线,转向非钢业务,人员有效分流”的地步。据称,邓崎琳在这次会议上对鄂钢近几年的发展和经营非常不满,他在大会上说,“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别干了。把生产设备都转移到国外算了。”
6月10日下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组长朱保成,副组长孙来燕、王海沙向武钢领导班子反馈巡视情况,而此时,武钢的掌舵人已经从邓崎琳换成了马国强。
今年6月2日,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受中组部领导委托,中组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马国强同志任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其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免去邓崎琳同志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到龄退出领导班子。
从年龄上来说,年满63岁的邓崎琳是到龄退休,但当时恐怕绝少有人会料到,2个多月之后,这名曾经在中国钢铁行业呼风唤雨的人物就落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