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现在位置: 首页 > 关注百色助学网事件 > 正文

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时间:2015-8-31 作者:好钢钢铁 分享到:

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昔日助学达人曾被誉为“大山里的天使”,如今扒开羊皮,里面竟是一只无耻的色狼。广西“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以助学为名性侵女学生事件一经曝光,立即引起 了广泛的社会关注。8月13晚11时40分,隆林警方将“百色助学网”负责人王杰控制。于8月24日被隆林县公安局以涉嫌强奸罪执行逮捕。

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王杰和他的百色助学网背后的秘密

王杰出生在沙梨乡岩偿村一个贫困家庭,父亲过世,母亲在家,家中兄妹5人,其中大哥病逝,其他几人也都过着寻常百姓的生活。

1999 年,王杰从百色市右江民族师专毕业后,先后在隆林沙梨乡中心小学下辖的开冲、岩偿、委尧等村小任教。2006年2月,王杰通过成人高考,考上一所外省重点 美术学院,可面对1.2万元的学费,他不得不放弃了。正是在这一年,饱尝贫困之苦的王杰建立起了“百色助学网”。主要为百色地区的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在 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杰称网站创办9年来,资助贫困学生4000余人,共接受逾万名爱心人士捐款700多万元。但是经媒体调查王杰多年来披着公益外衣,把慈 善做成了一门罪恶的生意。

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他没有其他工作,就从一年100万元左右的外界捐助中提取20万元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更是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王杰在宾馆、出租屋性侵多名女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 为可恨的是他利用受助女童的弱势和无知,王杰组织她们为广东、上海、江西等地多名有特殊需求的老板提供性服务敛财。

当地居民:他人品本就不正

一名在沙梨乡执教多年的教师表示,王杰在岩偿村小任教期间,曾因为男女问题闹得满城风雨。当时,王杰跟一名代课教师谈恋爱,女方怀孕9个月时,被王杰逼迫其引产后分手,搞得“全乡的老师都知道了”。一位曾在沙梨派出所工作过的警察也证实曾发生过此事。

百色助学网王杰:捐两三万可提供女学生上门

聊天截图

“那个人不行的!”谈起王杰,沙梨乡居民黄先生直摇头,他说很多当地人都知道王杰在当老师时就喜欢勾引女学生,“小孩子怕他也不敢说”。据了解,王杰创办“百 色助学网”后,曾在沙梨乡中心小学、蛇场乡中心小学建起多个少数民族女童班,通过资助生活费、减免学杂费等措施,帮助家庭贫困失学的女童重返校园。一次王 杰在跟朋友聊天时,竟透露说他曾“上了5个”女童班学生,而办法是“首先搞定班长”。

追责:虚假网站运行九年 谁在纵容

虽然,王杰及其所谓的“公益机构”和网站,不过是一个假冒公益之名的犯罪工具。如果说人们的善良与轻信,是成就王杰罪恶的一部分原因;那么,相关监督和执法部门的麻木,则更是这份罪恶的助燃剂。

作 为一家没有在民政部门取得资质的,用个人账户进行募捐,漏洞百出的“公益网站”,不仅能多年安然无恙,而且在警觉的网友发现其不轨行为甚至罪行,向执法部 门报案时,还极尽推诿。终,事情还是由媒体介入,曝光后受到更高级别领导“批示”之后,才得以被调查,这种解决方式,居然成为某一类事件的解决常态,这 难道不值得仔细诘问一下吗?

王杰罪行的细节,有待于司法机关进一步侦查和审判。但它对公益和公众善意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细究其对社会公益结构和漏洞的曝露,追究和问责,还仅只是开始。

拷问:助学何以沦为强者对弱者的侵犯

“恰恰是民间慈善机构的不规范,导致慈善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强者对弱者的侵犯。”

这并不仅是“百色助学网”在此事上的个案反应,而是众多民间慈善的通病。事实上,正常规范化的慈善,除了慈善机构具有自身信誉度,善款做到公开 透明之外,民间爱心通往受助对象的道路中,还必须经过的一个环节,即专业慈善机构需要有独立的第三方进行监督,这样就不会出现社会爱心因为某个受关注事件 而集中爆发后,导致捐助金额超过受捐人接收使用能力,也避免了其他同类受捐人得不到眷顾。

然而,规范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在广西隆林这个地方建立起来,社会的同情心被谎言蒙蔽,甚至成了王杰他们为个体牟利并从事非法行径的佳遮掩。除了像王杰这样以 慈善要挟的作恶行为,还有大量受捐人个人隐私被公开化、违背慈善 意愿配合商业活动,比如曾经在沈阳大学发生过“想申请助学金,所提供的贫困证明还不够,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讲家里有多困难”这样的怪事。

律师支招:当前可以做的是什么?

广西思贝律师事务所主任阮子文律师认为,王杰经营“百色助学网”虽然属于个人募捐,但是民政部门有指导与规范捐赠行为的责任与义务,而不是任其发展、不闻不 问,给其犯罪留下空间。“在个人捐赠可能涉嫌违规时候,政府部门有义务监管和督促个人捐赠规范合法。”他表示,“同时,‘没有登记’不应成为民政部门的借 口,政府应依法督促相关组织进行登记和合法营运。”

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这话用到慈善事业上再恰当不过了。一些管理严格的民间慈善组织确实表现出他们的高效率,但是,也有一 些缺乏资质和能力的“慈善机构”在趁机浑水摸鱼,这也才让王杰这种被身边所有人评价为“那个人不行的”的恶棍混入其中,为非作歹。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应对慈善失望,而要对慈善事业重新审视,没有政府信誉背书的民间慈善机构,必须要有更大更多的监管,才能避免类似事件发生。而我们个人,还是那句话:我们要慈悲地看待那些受难者,也要像警察一样盯着捐出去的每一分钱。

思考:缺乏监督的“个人募捐”能走多远

据了解,我国捐助行为的法律关系主要依靠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来规范。该法律明确,只有依法成立的公益性社会团体及机构才有募集善款的权利。但由于民间社会团体进行登记注册的门槛过 高,为数不少的民间公益组织没有在相关部门登记注册。而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提到的对民间公益团体的监督监管,都是指登记部门对登记团体的监管。

“公益组织和机构进行募捐后,必须承担法律要求的公开透明的责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与组织机构募捐不同,个人募捐实际上是一种赠予关 系,即捐赠者将自己的钱直接赠予募捐者。而募捐者拿到钱后如何使用,是不受法律约束的,捐赠者也没有权利要求其进行公开。这也是个人募捐屡受质疑的根本原 因。

长期以来,我国传统公益靠的是个人奉献,依赖于熟人社会的关系纽带。但个人募捐频频曝出问题的同时,一些地方这种公益方式又必不可少。

如何在法律缺失的情况下,规范这种民间公益行为?在研讨会上,与会公益组织负责人共同商讨制定了《广西公益组织自律准则》。这一准则除强调公益组织要守法、运营公开透明、服务公众利益等基本原则外,还要求设立投诉渠道、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公益组织第一要有自己内部的监督,第二个要有群众的监督,群众监督就包括所有的公益组织之间的互相监督,王杰在当地待了那么多年,干了那么多事情,难道那个 地方的人都不知道他的事吗?为什么不能提出来?所以说我们公益团体要有一个监督机构。”柳州红骑公益联盟理事会理事刘转运说。

但从实践来看,这种缺乏法律规范的自我监督,终归是存在较大局限。

在褚蓥看来,以个人募捐为代表的传统公益,很多人都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在做,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只建立法律制度是不够的,需要建立 新的职业化公益模式。职业化公益靠的是职业公益人士,依赖于城市化的陌生人社会和大工业资本,也需要政府建立专业的法律制度和监督体系。”

这哪是助学,这简直就是拉皮条的